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香港温斯顿国际拍卖行:“白如玉、薄如纸、声

作者:游艇会    更新时间:2020-01-30 18:14

  洗造型荷花,中膛掏空,荷花枝干相连,形态饱满,雕工简练,荷花搭配和谐美观,颇具有艺术感染力。造型构思巧妙,生动自然。通体施乳白色釉,釉质肥厚饱满,釉面滋润光泽。定窑为赵宋名窑,其瓷胎薄色净,质润典雅,备受推崇。明人张应文《清秘藏》曰:“定窑有光素、凸花二种,以白色为正。白骨而加以釉水如泪痕者佳。”谷应泰《博物要览》卷二《志窑器》云:“定器有画花、绣花、印花三种。多用牡丹、萱草、飞凤三种。时造甚有佳器,式多任务巧。定窑器皿以宣和、政和年造者佳。时为御府烧造。色白质薄,土色如玉,物价甚高。”好之而后摹,摹古之风兴盛,御窑仿古瓷器亦佳作迭出,仿定釉瓷器入居彼时摹古之品类。乾隆皇帝具有独特的审美成就,摹造宋器往往仿古却不囿于古,既保留经典元素,又另见新意,此珍罕荷花洗正是承古融新的竭力之作。

  定窑被誉为“五大名窑”之一,其窑址位于今河北省曲阳县,以盛产白釉瓷器而驰名于海内外,为广大收藏家所必须拥有的瓷器品种。是件定窑碗通体施白釉,釉色近牙白色,素白如肌。其底不露胎,为覆烧,口部镶铜扣,以避“口有芒不堪用”之弊。碗内壁以划花手法饰花卉纹,刀法流畅飘逸,为一件难得的定窑瓷器精品。

  本件定窑划花螭龙花卉纹葵口盘,盘作六出葵口,口沿镶嵌铜扣,盘壁微呈弧形,端庄大气,通体施象牙白釉,清新雅致。盘心刻一螭龙,身形矫健,作回首腾跃状,内外壁分别刻划有肆意盛放的莲花四朵,叶片舒展,表现出旺盛的生命力,刻划线条利落,流畅如画,为定窑划花工艺的杰出代表。窑工先以长斜刀勾勒,继而用梳齿工具押刻蓖纹,最后于轮廓的一侧施加深峻的直刀,有如中锋、侧锋交替用笔,在牙白釉沈积处晕散出浓淡交替的笔墨韵味,而花、叶内加刻的蓖纹更是抽象的表现出了植物表面的质感,整体刻划没有丝毫犹豫,那种下刀的速度感时隔千年仍可令观者心惊,叹服不已。台北故宫典藏一例定窑盘,与本件尺寸、纹饰几无二致,原为清宫旧藏,并被指定为头等器物,而清宫档案中记载该件定窑盘原为一对,故可推测本件即为清末乱世自清宫中流散而出,更可见珍贵之至。

  此盘为定窑产品中的经典之作,整体形制规整古朴,圆口敛腹,浅足微高,内外均施象牙色白釉。较同类作品特殊之处在于,此件盘心刻画龙纹,刀工古朴雅致,不见滞涩,龙身轮廓线外另加复线以增强立体感,盘龙全身披鳞挂甲,龙有三爪,体态矫健,昂首张口,双目圆睁,其技艺之高,丝毫不逊于同期书画之极精品者。而盘内外留白,突出主题龙纹,故整体观之,愈见精妙。定窑刻花器物比印花制作早,而三爪龙纹应为南宋至元代的龙纹典型风格。 龙纹器物应为定窑官制之器。据《曲阳县志》载,五代时曲阳涧磁已盛产白瓷,官府曾在此设官收瓷器税,纹饰以龙凤纹为主。此类宫廷用器多有传世,窑址遗有大量龙凤纹器物碎片。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曲阳县定窑遗址文物保管所组成联合考古队,于2009年9月起对定窑遗址进行了主动性的考古发掘。

  在涧磁岭、北镇、涧磁西及燕川四个地点布方发掘,以获得定窑烧制在宋、金、元各个阶段的地层资料,并进行分期研究。出土了数以吨计的各时期的瓷器和窑具,其中完整或可复原标本数千件,这些出土的标本中不乏以往我们认识的定窑精品,也有一些以前未曾见过的独特器物。发现带有“官”款、“尚药局”款与“龙凤”纹定窑残片,表明了此种定窑产品为官用的可能性。

  拍品壶身呈宝葫芦形,小圆口带盖,盖呈荷叶形,长直流,上腹较小,下腹稍大,束腰连壶柄,通体施白釉。自上而下自然呈两节葫芦状,矮圈足。另一侧置带状柄。整器制作精细,造型优美,线条流畅,比例协调。

  参阅:《定瓷艺术》,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页91,图124,台北故宫博物院;页93,图125,大英博物馆;页94,图126,法国巴黎国立亚洲美术馆。

  小罐造型精巧,直口圆唇,腹部浑圆,平底圈足,附有圆盖,盖中间鼓起,顶部设有蒂状提手,别具匠心。罐腹部有莲瓣纹样,剔花清晰,线条利落。通体施釉平滑润泽,近足处微微形成泪痕,整体造型圆润,线条流畅优美,仿佛一朵欲放的莲苞,别有韵致。

  本文由香港温斯顿國際拍賣行Jason撰微信:win9524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游艇会
上一篇:中国日用陶瓷行业迎难而上平稳增长     下一篇:佛山科琎亮相中国国际造纸科技展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