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景德镇:圣罗帝景陶艺街遭“文化蝗虫”啃噬

作者:游艇会    更新时间:2020-03-28 01:45

  圣罗帝景陶艺街,这条从2011年开始走进全国各地爱瓷人视线的创意街区,登上过有名的旅游杂志,上过电视和报刊,曾经的它光彩照人,充满着蓬勃朝气,可现在,一些店铺关门,还有一些饱受占道之害的年轻陶艺家离开了这里,告别了瓷都。占道经营的背后,到底伤了谁?痛了谁?连日来,记者来到这里,以期找到这条“受伤”街区背后的故事。

  10月8日上午,记者来到圣罗帝景陶艺街进行了走访调查。据其中一家店铺的导购员介绍,这条街的店铺是以夜市为主,老板白天几乎都在工作室、作坊内进行创作,晚上约上几个朋友来店内饮茶,生意自然也是晚上做得多些。而这里的流动摊位出现已达数月之久,发展速度很快,由最初的几个摊位,增加到现在100多个。一些摊主为了抢占位置经常产生纠纷甚至斗殴,因此导致很多摊主在白天就把位置占好。占位置的方式及物品也是让人啼笑皆非,“一般都是搭建棚子,再搬来几张桌子;有的则搬来几块大石头放在路旁,有的把垃圾堆里捡来的广告横幅扯成两半铺在地上;还有一次,居然有人将破旧的床搬过来占位置。”接着记者在路边果然见到了几处地方放了一、两块大石头,或是广告横幅。

  该导购员还表示,这些地摊确实在某些程度上影响了店铺的生意,由于流动摊位都是沿街摆在店铺门口,很多客人会自然地认为地摊上的物品也是店铺摆出来卖的。“如果客人不进来看,根本不知道是两种不同风格的物品,价位、品质各方面差距很大。”其还表示,晚上嘈杂声严重,附近居民也是怨声连连,且收摊之后街上垃圾成堆,也没有摊主进行打扫。

  随后,记者在沿街搭建的一个棚子内见到几位摊主坐在路旁闲聊。记者表示有朋友也想在此摆个摊位卖点东西,其中一位女性立即表示刚刚有城管来过,收掉了很多桌子,怕连棚子都会被收掉,所以他们在此守着。旁边一位男性则说要摆就得往后面摆,摆在前面会起冲突,“前面的人都是摆了好几个月的,要是现在过来摆,肯定要打架。”几位摊主都纷纷表示,如果以后不能摆摊,不知该如何是好。

  当天晚上,记者再次来到这条街却发现沿街的地摊寥寥无几,几个摊位上摆放着小饰品及一些创意小物品,摊子前的客人不在少数。这些摊位大都易摆易收,一张小桌子,一盏灯,甚至没有桌子的,就直接铺一块布在地上摆放物品。旁边店铺内的一位老板表示,由于当天有城管执法,大多数摊位都摆在了后面的陶阳新村内。于是记者前往陶阳新村内,果真见到许多摊位,沿街摆设大概有200米长。一位摆摊的老师傅说,他下岗多年,现在一家人几乎都靠这个摊位生活,要是不让摆,又得重新找活。“我们也知道占着道路,影响交通,影响别人生意,但也是没办法,如果有关部门能帮着想想办法最好。”

  昨日上午,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珠山分局市容大队杨队长。其表示,城管工作人员已经对圣罗帝景陶艺街进行了多次整治、疏导,但由于店主与摊主之间矛盾较深,各有难处,一直未有明确的处理方式。杨队长说,城管工作人员已经将此处作为重点巡逻点,几乎每天都要过去看看,在不影响交通的情况下,进行劝导工作,“我们只能要求他们尽量做到规范经营,不要阻碍交通,不要影响附近居民生活。据统计,目前已有130个摊位,如果强行取缔撤除这些摊位,可能会造成周多不良影响。”

  杨队长还表示,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珠山分局对该问题提出了两个建议。一是换个地方让这些摊主集中摆设摊位,并进行统一管理;二是在不影响交通与店主正常经营的情况下,在陶艺街上划出摊位,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允许摆摊。

  2014年10月9日,晴,下午三四点的慵懒阳光照耀在看似有些荒凉的陶艺街上让人不禁生出几份萧索。如何保住文化古城的年轻血脉?带着问题,记者来到了陶艺街,以期找到这条“受伤”街区背后的良药。

  据圣罗帝景物业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陶艺街于2005年开建引入了各地知名的陶艺家,经过多年的运营,吸引了来自陶院、美院的学子和教师及全国各地年轻艺术家,他们充满创意和活力的陶瓷作品开始逐渐在整个陶瓷旅游市场展露头角。到了如今,陶艺街已经成为了和雕塑瓷厂乐天陶社一样成了来景去看创意瓷器的必去场所之一。

  今年7月份之后,零落占道情况开始零落出现,到了八九月份占道情况愈演愈劣,一度让陶艺街变成了低价陶瓷地摊展销会。令沿街店主头疼的事,这些地摊不但堵住了店门影响营业,而且每天制造的垃圾也颇令人头疼,圣罗帝景小区物业一位杨姓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垃圾众多,导致保洁人员已经进入了罢工状态。原来颇具特色的创意陶瓷街区变成如此,令人唏嘘。

  李丹阳,一位陶院毕业大学生,如今是陶艺街的一位业主,她告诉记者,当初自己看中这里也是因为这里的文化氛围非常好,大家可以相互进行学术交流和创作,又靠近陶院和美院,地理位置可谓得天独厚,这份宁静,直到占道经营的出现而破坏了。

  除了影响店铺营业,最让李丹阳心疼的是这条陶艺街的气氛和味道越来越淡了,从中午到晚上十一二点,嘈杂的环境让从事陶艺创作的她无法静心创作,最令人无奈的是来店里欣赏创意陶瓷的人少了,打货的人多了。

  “我们店里都是卖几十元一百元的东西,外面卖的很多都是五块十块的。”和李丹阳一样,不少从事陶艺工作的年轻设计者们和记者说的最多的就是恶性竞争。

  外地陶艺家黄幼根的店铺最少在街区最里面,受的影响较小,但他对占道经营形成的地摊市场仍然心有忧虑,他告诉记者,他们制作的每一个作品都是花费了精力和时间去创作的,其中的文化附加值是外面五块钱一个的作品是完全不一样的。

  从福建来景创业的小伙林勋也坦言,因为和地摊占道的出现,让这条陶艺街失去了往日的宁静,让一个充满创意陶瓷文化的街区变成了争吵、喧闹的市井,经过多年积累的创意创新名头逐渐被低廉、劣质、批发等词汇替代,让他们这些一心想从事创新陶瓷创作的年轻陶艺从业者倍感心脾。

  “这里再也不是原来陶艺街了。”和众位年轻陶艺家们聊天,他们告诉记者已经有一些外地陶艺家因为占道经营离开了这里,谈到这里,不少人都心有戚戚,“听说现在建水那里陶艺创作氛围很好,这里在没有起色,我会选择离去。”一位陶艺家有些落寞地说道。

  采访中,不少陶艺家都提出了自己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我认为政府有关部门应该建立长效机制,不要这边搞完了走了,那边摆摊又来了。”“除了堵还要疏,对于摆摊的我们也希望政府能够划定一些区域给他们。”这些年轻陶艺家们告诉记者,他们最希望的就是恢复以往的宁静,安心做自己的创意陶瓷,但这些都需要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他们也希望通过晚报向有关部门发出自己的心声“我们很爱这里,更心疼这里。”

  看到标题,也许你认为这个作者有点夸大其辞,不就是占道经营么?会造成这么大的危害。陶艺街的现状无疑是景德镇市发展中存在问题的一个小点,确是一个典型而突出的重点。事实上,其背后所造成的影响,并不仅限于占道经营,而是劣性文化竞争。这对于景德镇这个以陶瓷文化著称的文化古城伤害是巨大的。

  众所周知,景德镇陶瓷产业无疑是城市支柱产业,陶瓷产业养活着不少瓷都人民,这点毋庸置疑。如今,全市上下倡导创意文化产业,而陶艺街的年轻人无疑是此中主力军,因为地摊低价劣质批发瓷的出现,除了破坏了整个街区文化氛围,最值得注意的就是伤害了景德镇的创意陶瓷产业,作为一个陶瓷文化包容的产瓷区,这些外地以及年轻的艺术思想无疑是未来瓷都产业发展的源泉,而“蝗虫”式的低价瓷的入侵无疑是创意陶瓷的噩梦,为了生存,不少已经失去创作环境的年轻陶艺家们只能跟着恶性的市场走,去制作一些工艺简单成本低廉的瓷器,久而久之创新失去了,陶艺家被逼走了,整个曾经的创意文化陶瓷街区也将就此死去。

  之所以把这些占道地摊卖低价瓷的行为称之为“文化蝗虫”,是因为其根本就是从利益出发,根本不顾及产品的质量和品牌的打造,他们看到陶艺街文化氛围带来的商机,蜂拥而至,以低价凶狠的占领市场,破坏市场规则,咀嚼这个由创意文化带来的商业土壤,将原来创新陶瓷创作氛围破坏殆尽,等一处地方的文化剩余价值被榨干后,他们下一处的目的地又是哪里?想想都令人忧虑,最令人担忧的是,如果没有相关政策的制约和干涉,这种情况无疑将愈演愈烈,想想吧,那些五元、十元、没有标注生产厂家,质量的不到保证的瓷器成了外地旅客人对景德镇的印象,千年瓷都的美名将得到如何的毁灭性打击?

  瓷都是陶艺之都,是文化古城,而陶艺街是文化古城中一条年轻的血脉,别让“文化蝗虫”伤害它了,也希望有关部门提高警惕,别再让低价和劣质的瓷器破坏瓷都的“美名”。(陈萌 余辉)

游艇会
上一篇:景德镇市推进殡葬改革、引领社会新风纪实     下一篇:走进景德镇:樊家井仿古一条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