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仿古第一村——景德镇樊家井

作者:游艇会    更新时间:2020-06-03 23:49

  仿古第一村樊家井,说景德镇樊家井古玩市场驰名中外一点都不为过了。里面的仿古瓷器之多、之广、之精一定让您的古玩收藏之路“心惊胆战”。

  樊家井是景德镇市城乡结合部的一条通道,在景德镇的马鞍山山脚下,火车站广场前,有几华里路长。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这里很快形成了一条店铺鳞次栉比的瓷器街。在几华里路的街两旁,密集着几千家瓷器店铺和作坊。两旁岔道上的仿古瓷作坊更是数不胜数。房前屋后的员工们一个个忙的不亦乐敷。

  樊家井在景德镇的知名度不亚于北京的潘家园,河南南阳镇平县的石佛寺,在樊家井你可以看到中国的历朝历代瓷器,而且还都是名窑的,当然高古瓷很少,因为高古瓷只有研究价值,没有多少经济价值,不值得樊家井的商人们动脑筋去做旧,历代的名瓷都集中在樊家井,这是樊家井的最大特色,没有那个古玩做旧市场能比。

  宋代汝、官、哥、钧、定五大名窑的瓷器随手可取,耀州窑、磁州窑、钧窑、定窑、景德镇窑,龙泉窑六大窑系的器物,一应俱全;只是少了柴窑的,这也是因为柴窑只是个词,在中国可能还没人见过柴窑的瓷器到底是什么样子,谁也不敢动手去仿制,说明樊家井的瓷器仿古专家们是极聪明的。

  影青瓷、青花瓷、青花釉里红、粉彩、斗彩、五彩、珐琅彩,你想怎么采,樊家井的瓷器仿古做旧的专家们都能给你踩出来。元朝的,明朝的,清朝的,想怎么朝就怎么朝。要官窑有官窑,要民窑有民窑,你想要那个窑就能造那个窑,款识和真品一模一样,错了走样了包换。景德镇千百年来可是瓷器生产的重镇,也是天下第一大“镇”,把樊家井说成是当今中国历朝历代名瓷“出产”地和集散地,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改革开放挽救了**经济,也挽救了景德镇的瓷器业的发展,更挽救了中国历代名窑的瓷器的重见天日,先不说真假,起码拓宽了藏友们的视野,也饱了眼福。不然中国的一般民众能有几个知道什么“汝窑,官窑,哥窑,钧窑,定要”的,在樊家井你能见到任何一个窑的瓷器。

  景德镇的高仿瓷器让一些专家们望而却步,用“元明清”时期的老瓷器的成分配方配料,再用土窑烧制,一窑也就烧制几件,价钱绝对不便宜,稍作处理,让不少专家走眼。一般人是很难见的到这种瓷器的。据说一些有良心的专家到景德镇看了高仿的瓷器以后,回去就不再给人做鉴定,只做做学术研究,编编书,写点文章,得以良心上的安慰。

  以前在藏友们中流传着一个笑话,也是传说,当年未都马先生在百家讲坛侃侃而谈,景德镇的一位仿古高手看着不服气了,卖给马先生一件雍正官窑的青花釉里红瓷器,两百万,买到手以后马先生就悟出了问题,想请卖主退还一百万。如果是真的,马先生这就很够意思的了。但是人家卖主比马先生更有意思,两百万全退,在加二十万作为马先生的赔赏损失,还把那件价值几十万的高仿瓷器送给马先生,但是,马先生必须在媒体说自己走眼了。当然这只是传说,也是笑话。

  开诚布公的说在樊家井大街上卖的瓷器是真正的垃圾,但是樊家井一切都是公开的,店主明确告诉你一切都是假的,店铺门口摆放着一盆又一盆泥浆水,一罐又一罐用来蚀褪瓷器浮光的氢氟酸和高锰酸钾,还有稻草和草木灰是用来擦拭瓷器,给人一种陈旧的感觉。

  在樊家井有一家精品玉器店,收藏玉器是我的首选,问店老板有没有和田玉,店老板斩钉截铁得告诉我,在樊家井没有一块和田玉,也没有人卖和田玉。我说要是有呢?店老板说在这条街上要是能找到卖和田玉的话,他把店铺送给我。我从身上取下佩戴的和田玉籽料雕件放在他面前,这是不是在樊家井街上的和田玉?

  在樊家井一切该是什么就是什么,不欺骗人。出了樊家井就是有头有脑有来历的古物,每一件都能说出一段动人的故事,去打动藏友们脆弱的心而让你上当。“元青花”大盘在樊家井五十到两百,做旧处理一下对初入道的藏友来说还真有点认不出来,到了外地就是五千到一万,虽说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你又能还到哪去。樊家井的老板和伙计不仅自己在光天化日之下为瓷器做旧,还承接各方来货“加工”。

  这就是樊家井,在这条街上走走,到处可见墙上用石灰水和毛笔写的“为瓷器做旧”的招揽广告,一切明示不讳,生意红火的就像张择端笔下的“清明上河图”热闹场面。

  还有专门代写名款的高手,你是要康熙还是要乾隆的,你是要正德的还是要宣德的,用专家们出版的书中图录上的真款影印到你需要的瓷器上,让专家们去辨认吧。

  这就是景德镇樊家井仿古一条街,这就是**先生说的“乱象横生”,良莠参差,趣闻跌宕,虽说没有乱就没有治,真要治好了,古玩市场也就没有意思了

游艇会
上一篇:电陶瓷壶价格报价行情 - 京东     下一篇:景德镇:发挥陶瓷特色打造产业集群